首頁 » 外匯返傭 » 正文

institutionalvolume

叩富網 2021/9/7 2:35:37 外匯返傭 0

掃一掃用手機瀏覽

institutional volume


1960年,經濟學家謝林在其代表作《戰略沖突》中首次提出了現代意義上的戰略行為概念。


  他認為,戰略行為是指企業如何通過影響競爭對手對企業進行。


  預期使競爭對手在預期的基礎上做出有利于企業的決策。


  在完全競爭市場環境中,企業只能被動地接受價格,而在不完全競爭的市場環境中,企業可以根據市場環境的變化靈活地改變產品價格,以實現企業的經營目標


  因此,價格策略性行為已經成為市場微觀經濟的主體--不完全競爭環境下企業經常使用的競爭手段


  有幾種不同的新聞交易方法。


  首先,一些交易者試圖根據這些預測來預測金融新聞發布和交易的結果,然后再發布新聞和數據。


  在預測經濟數據時,可以在以前的經濟數據中找到一些線索。


  例如,在預測美國就業數據時,您可以使用PMI報告中的就業部分。


  如果所有三個報告的“就業”部分均較上月增加,則表明創造的新工作數量也有所增加。


  交易新聞的第二種策略是等待數據發布并根據市場對這種情況的反應進行交易。


  例如,如果美國的零售額大大超出預期,則根據預期的美元強勢賣出歐元/美元。


  第三種策略是不參考基本面,而僅考慮先前的價格。


  換句話說,交易者不會預測趨勢。


  常見的策略是使用先前價格范圍的突破水平作為切入點。


  這可以在日內交易或短期內短期內完成。


  例如,如果歐元/美元的先前價格范圍是高點1.2530和低點1.2405,那么交易者可能會在1.2530處設置止損買單,并在1.2405處設置止損賣盤。


  預計如果價格突破1.2530上方,價格將繼續上漲,反之,如果跌破1.2405,價格將繼續下跌。


   推出人民幣外匯期貨交易正當其時  隨著人民幣匯率市場化程度提高,人民幣匯率彈性增加,國內現已推出了除期貨之外的基礎外匯衍生品工具,包括遠期、外匯和貨幣掉期、期權。


    其實,1992年6月,我國曾在上海外匯調劑中心推出了外匯期貨交易試點,央行還于1993年頒布了《外匯期貨業務管理試行辦法》。


  但因當時人民幣官方匯率與外匯調劑市場匯率并存,外匯期貨價格難以反映匯率變動的預期,加之人民幣可兌換程度較低、外匯交易限制較多(1994年匯率并軌時才實現人民幣經常項目有條件可兌換),市場交投長期較為清淡。


  1996年3月,央行、外匯局在清理非法外匯按金交易的過程中,廢止了前述試點辦法。


   引入外匯期貨交易依然是中國金融人孜孜以求的夢想。


  2018年,央行、證監會九部委聯合印發《“十三五”現代金融體系規劃》,提出要豐富外匯市場交易產品,適時推出外匯期貨以滿足市場主體對交易和避險工具的多樣化需求。


  今年“兩會”期間,兩位證監會前副主席聯名提議推出人民幣外匯期貨。


  4月初,央行工作論文也建議適時建立人民幣外匯期貨市場。


    與遠期、掉期、期權等場外交易、非標準化合約的外匯衍生品工具相比,外匯期貨屬于場內交易、標準化合約,具有價格公開、連續,流動性高、信息透明等特點。


  正是因為這些顯著的特點,可以幫助我們在更好服務市場主體匯率風險管理的同時,提高監管的效率。


    據說,1997年對沖基金做空泰銖,就是押注泰銖遭受攻擊后,泰國央行將會加息,根據利率平價,這將導致遠期市場上泰銖對美元匯率的貼水擴大。


  于是,對沖基金提前買入美元/泰銖的看漲遠期結匯,然后在近端拆入泰銖拋售換成美元,壓低泰銖即期匯率,泰銖崩盤后按事前約定的遠期匯率賣出美元歸還泰銖,進而賺取匯差。


    外匯遠期與外匯期權是類似的問題,也是場外交易、非標準合約,監管部門無法及時準確掌握對沖基金的持倉情況。


  1997年7月1日當晚,泰國政府撤換財長和央行行長,次日泰銖失守,引爆東南亞貨幣危機。


  據傳,當時對沖基金的遠期合約到期是7月初。


  如果泰國政府再堅守幾日,從技術上講,或可避免泰銖的崩盤。


    由此可見,推出人民幣外匯期貨交易,或可幫助我們掌握一件應對各種形式的貨幣攻擊的利器,提高開放條件下風險防控和應對能力,更好實施金融安全發展戰略。


  其實,最近中資機構在海外衍生品交易巨虧的案例,大多也是發生在期貨市場。


  中資機構的倉位都暴露在市場上,一旦做錯方向而不及時止損,就有可能被外資機構圍獵,損失急劇放大。


    再者,當前人民幣升值造成國內出口企業增收不增利的問題引起了全國上下的廣泛關注。


  由于中小企業風險中性意識較弱、相關金融服務供給不足(如中小銀行大多沒有金融衍生品業務資格,也就不能向中小企業提供外匯衍生品交易的服務),更容易暴露在匯率波動的風險之下。


  而外匯期貨是匿名的標準化合約,對企業規模沒有歧視。


  相反,外匯期貨價格由市場決定,公開、連續、透明,可以降低企業的遠期套保成本。


  同時,外匯期貨又因為其信息透明,也便于監管。


  從這個意義上講,推出外匯期貨也是為中小企業發展紓困的可行之舉。


    近年來我國期貨市場快速發展,去年成交額達到438萬億元,遠超過同期境內外匯市場成交206萬億元的規模。


  據美國期貨業協會統計,我國商品期貨成交額已連續七年排名世界第一。


  大宗商品價格同樣關系千家萬戶、國計民生。


  這為我們發展境內外匯期貨市場積累了豐富的經驗。


  況且,外匯期貨本身是國際市場成熟產品,境外也已有一些人民幣外匯期貨交易產品,有現成經驗可資借鑒。


    只有外匯市場有足夠的深度廣度、良好的流動性,才能夠更好吸收內外部沖擊。


  同時,推出外匯期貨可以極大拓展人民幣外匯市場的參與主體范圍,提高人民幣匯率價格發現的透明度,提高人民幣匯率的公信力,這對于中國金融開放和人民幣國際化都有深遠的意義。


  

本文為 叩富網博客原創,歡迎分享本文,轉載請保留出處!

轉載請注明本文地址:http://www.luefangshou.com/whfy/5251.html

發表評論